這家茶企攜“親家團”沖A!創始人記者出身,聯姻家族資產百億

市界 財經 (19) 2个月前

業界有“七萬家茶廠不及一家立頓”的說法,不論真假,但在一定程度反映了國內茶企的尷尬地位。繼中茶股份、瀾滄古茶後,發跡於鐵觀音之鄉安溪的茶企,八馬茶業也向“茶葉第一股”發起了沖刺。

八馬茶業的創始人是三兄弟,分別為王文彬、王文禮、王文超,王氏三兄弟來自鐵觀音世家。公司對外宣稱祖上貢獻給乾隆的茶,得到乾隆“味香色美,形沈似鐵,美如觀音”的評價,並賜名“鐵觀音”。自此鐵觀音成為朝廷貢茶,名字也在民間傳播開來。

此後,王氏家族世代從事茶葉生意,到王文禮這一代已經是第十三代了。

我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茶葉生產國、消費國和貿易國,但被世界認可的卻極少。天眼查數據顯示,我國現有近128萬家企業名稱或經營範圍含“茶葉”,但是根據2019年的財報數據,國內16家上市茶企中年營收過億的不過區區7家。

反觀2019年,聯合利華旗下的茶飲品牌立頓年營收為198億元。兩相對比下,也不難理解人民日報曾作出《萬家中國茶企,為何利潤不及一個立頓?》的感嘆。

這家茶企攜“親家團”沖A!創始人記者出身,聯姻家族資產百億 第1张

對比咖啡行業的星巴克、Costa等品牌,茶作為我國歷史悠久的文化之一,如今這一賽道並沒有出現相當體量的大型企業,在A股連一家上市公司都沒有。在八馬茶業之前,並非沒有大的茶企試圖登上A股,但都“夭折”了。比如福建安溪鐵觀音集團、華祥苑、四川竹葉青茶業、杭州龍井茶業集團等多家知名茶企。

茶企與資本市場的距離還有多遠?八馬茶業能否成為第一個“吃螃蟹的人”?

01、記者出身的接班人

八馬茶業的實控人、也是創辦人之一的王文禮,最初的職業與茶葉八竿子打不著。

1970年的王文禮,今年51歲,自小身處茶園、喝著鐵觀音長大。1992年,畢業於福建師範大學歷史系的王文禮,卻沒有選擇繼承茶園,反而選擇奔赴深圳。

王文禮的第一份工作是深圳法制報記者,不過這份工作王文禮只做了不到一年時間,就選擇了投身“商海”。“棄文從商”背後還有一個小故事。

據悉當時拿到人生第一份工資的王文禮請朋友吃了一頓飯,最後結賬發現一杯茶竟然要28元,這對於從小在茶園“泡”大的王文禮來說是巨大沖擊。

當時王文禮就說:“如果我能提供好一點的茶,不求一杯賣28塊,一斤賣28塊我就賺錢了。”

1993年,王文禮辦起了安溪西坪溪源茶廠,隨後就註冊了“八馬茶”商標,同時成為了八馬茶業的掌門人,從本家的鐵觀音入手,開始了創業之路。

這家茶企攜“親家團”沖A!創始人記者出身,聯姻家族資產百億 第2张

初期主要靠銷售安溪鐵觀音茶葉的八馬茶業,在2008年推出傳統濃香型鐵觀音“賽珍珠”後,迅速成為鐵觀音茶葉的知名品牌。根據招股書,如今八馬茶業擁有直營店366家,加盟店超過1700家。

02、不拼營收拼營銷?

“酒香也怕巷子深”,記者出身的王文禮深諳“品牌”的影響力。

這幾年八馬茶業的營銷費用節節走高。2018年-2020年,八馬茶業的銷售費用分別為2.68億元、3.58億元和4.31億元,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37%、35%以及34%。

其中,三年的市場推廣及廣告宣傳費分別為0.67億元、0.91億元和1.15億元,累計達2.73億元。2019年和2020年,費用較上年分別增長34.79%和26.22%。

雖然投入營銷的費用一年比一年高,但是從營收來看,這個“投入產出比”的效果似乎並不明顯。2018年-2020年,八馬茶業的營收分別為7.19億元、10.23億元和12.47億元,其中,2019年和2020年的增速分別為42%和21%;凈利潤分別為0.49億元、0.91億元和1.16億元。

從營銷費用和營收之間的關系來看,雖然投入的營銷費用每年在增長,但是其營收增速卻在放緩。

另外,在同行襯托下,八馬茶業的優勢也不明顯。比如已經在港股上市的天福茗茶,其2020年營收為17.17億元,凈利潤為3.05億元。

招股書中,八馬茶業雖然號稱自己是一家“主要從事茶及相關產品的研發設計、標準輸出及品牌零售業務,產品覆蓋烏龍茶、黑茶、紅茶、綠茶、白茶、黃茶、再加工茶等全品類茶葉以及茶具、茶食品等相關產品”的企業。

這家茶企攜“親家團”沖A!創始人記者出身,聯姻家族資產百億 第3张

但是其研發人員不過11個人,占總公司人數的0.56%。2018年-2020年的研發費用分別為165萬元、570萬元以及328萬元,占營收的比例不超過均未超過1%。

也就是說,八馬茶業更大程度還是一家大型茶葉零售企業。因為從招股書來看,2018年-2020年,八馬茶業主要物料的采購金額分別為3.6億元、5.2億元及6.6億元,占當期營收的比例超過50%。

從八馬茶業自述來看,在一系列茶葉中,鐵觀音及部分巖茶為八馬自主生產,小部分茶葉產品為公司自主分裝,由福建省安溪縣和武夷山市的兩座現代化茶葉加工廠制作。

03、強強聯姻

八馬茶業做的是傳統的茶葉生意,其公司也是一個典型的家族式企業。

根據招股書,王文彬、王文禮、王文超、陳雅靜、吳小寧為公司實際控制人。本次發行前,五人共持有公司62.80%的股份;本次發行後,按最大發行股數計算,五人合計持有公司的股份比例為 46.88%,占比較高。

其中,王文彬、王文禮、王文超為兄弟關系,陳雅靜為王文彬的配偶,吳小寧為王文禮的配偶。王文彬夫妻以及王文禮夫妻均為控股股東、實際控制人。

實際上,更有意思的不是創始人,而是他們的子女。

招股書顯示,王文彬夫婦的兒子王焜恒,其嶽父是上市公司安踏體育的實控人丁世忠。在《2020年胡潤百富榜》上,與父親一同創建安踏的丁世忠,以445億身家位列榜單第101位。

2020年,丁世忠的女兒與王焜恒成婚。Hoffman司儀工作室創始人陳純通過微博表示:“這一次帶的團隊,每個人都能獨立執行百萬婚禮,能讓他們齊聚福建的只能是世紀婚禮了。”她還祝福“安踏集團公主&八馬茶業王子新婚快樂”。

這家茶企攜“親家團”沖A!創始人記者出身,聯姻家族資產百億 第4张

另外,王文彬夫婦的女兒王佳琳,嫁給了周永偉之子周士淵。周永偉為A股公司七匹狼的實控人、董事。

這家茶企攜“親家團”沖A!創始人記者出身,聯姻家族資產百億 第5张

王文彬夫婦的另一個女兒王佳佳,嫁給了高力控股集團的實控人高力。高力控股官網顯示,其由董事長高仕軍於1995年創立,是城市綜合產業運營商,業務涵蓋地產、能源、商業、教育、資本五大領域,旗下擁有75家全資及控股子公司,總部位於江蘇省南京市。

八馬茶業能否登上資本市場,創造更多的財富還需時日,單就其家族相關的資本版圖來看,已不止百億資產。

發佈留言